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名门国际官网网址

时间:2019-12-07 09:07:23 作者:澳门拉斯维加斯登录 浏览量:23042

名门国际官网网址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下图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如下图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图

名门国际官网网址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名门国际官网网址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1.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3.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4.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名门国际官网网址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英皇娱乐彩票app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鑫鑫娱乐app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

博华太平洋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

世博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天天电玩城害了不少人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相关资讯
博彩电子游戏娱乐平台

编者按:本文作者马特·舒马茨(Mathew Schmalz)是英国圣十字架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宗教学助理教授。他在斯里兰卡恐袭之后,写了此文,分享了斯里兰卡这个国家里面基督徒的情况。

在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部分教会及酒店遭到连环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00多人遇难。

在这起事件当中,斯里兰卡数个基督徒社区都遭到攻击:在西海岸的科伦坡和内贡博,自杀式袭击者在几所教堂内引爆了炸弹,而这些教堂是操僧伽罗语天主教教徒的家。在200英里外的东部主要泰米尔城市巴提卡洛阿,另一个袭击者也在一所新教教堂内引爆了炸弹。

作为一名天主教宗教研究员和教授,2013年秋季,我居住于斯里兰卡并在该国西南部和北部地区开展天主教研究工作。在斯里兰卡2100万人口当中,约有7%为基督徒,而且大多数都是罗马天主教教徒。

斯里兰卡基督徒的历史悠久,这反映出殖民主义的影响及当今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

天主教的传入

为罗马天主教进入斯里兰卡打开了大门的,正是葡萄牙的殖民主义。

1505年,葡萄牙人来到了当时被称作“锡兰”(Ceylon)的斯里兰卡。后来,他们与科提(Kotte)国王布伐奈迦巴忽七世(Vira Parakramabahu VII)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在不久后开始对当地诸王国的继承战争进行干预。在皈依天主教的人群当中,就有西南海岸科伦坡附近小王国科提的国王达摩波罗(Don Juan Dharmapala)。

(译者注:历史背景为1450年,波罗迦罗摩巴忽六世统一全岛,由于他的都城位于科提,所以称科提王朝。1521年,科提王朝内乱,分为三个国家:科提、悉多伐伽、罗依伽摩侯国。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继承人,彼此攻伐。这个分裂后的科提王国因为都城在科提而叫科提国,但实力较弱,并在战争不得不放弃科提而迁都科伦坡。这个小王国的国王达摩波罗就是布伐奈迦巴忽七世的外孙,也是他的继承人。)

后来,荷兰人和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的位置,但天主教却通过圣约瑟夫·瓦斯(St.Joseph Vaz)的努力而得以复兴。瓦斯为葡萄牙印度殖民地果阿(Goa)的一位神父。他于1687年抵达斯里兰卡。在当地民间传说中,瓦斯有着很多神迹奇事,如旱季带来降雨、驯服蛮象等。2015年,教宗方济各将瓦斯封为圣徒。

1948年,斯里兰卡从英国手中获得了独立。那时,天主教教徒已经在该国建立起独特的身份地位了,如在斯里兰卡独立日庆祝活动期间,天主教教徒会将梵蒂冈国旗与斯里兰卡国旗一同展示。

但到了1960年,斯里兰卡政府接管了天主教教会的学校,破坏了教会的独立性,从而导致紧张局势开始升级。

1962年,斯里兰卡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天主教教徒和新教徒军官试图推翻时任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Sirimavo Bandaranaike)的政府。据说此举就是为了回应斯里兰卡军队中佛教徒日益增多的现象。

种族和宗教割裂

从1983年开始,一场长达25年的内战将斯里兰卡天主教社区割裂开来。

战争的发起者为反政府的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简称LTTE)。该组织寻求在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

在叛军中,有天主教教徒担任军事职务。同时,在斯里兰卡政府军中,也有基督徒出任领导职务。

泰米尔和僧伽罗地区的天主教主教们无法对冲突做出连贯反应,他们甚至都无法在圣诞节期间的停火建议上达成统一意见。

近年来,佛教徒武装形式的起事在斯里兰卡频发,他们还将基督徒列为攻击目标之一。如极端民族主义的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Bodu Bala Sena,也称为Buddhist Power Force,“佛教力量势力”)就要求教宗方济各为西方殖民国家所犯下的“暴行”进行道歉。

虽然人们认为作天主教教徒和作斯里兰卡人并不是相互矛盾的,但斯里兰卡的天主教还是在与其殖民历史作抗争。

全球天主教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天主教在斯里兰卡拥有着强大的文化底蕴。如在北部地区,就有一所献给圣母玛利亚的朝圣场所马得胡圣母玛利亚教堂(Shrine of Our Lady of Madhu)。2015年,教宗方济各曾经到访该处。

在佛教圣城康提(Kandy)西北部的库达加马(Kudagama),这里是一个国际知名的天主教医治和祷告中心。

在全球天主教中,斯里兰卡的天主教教徒也变得知名起来。如在最近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上,虽然最终当选的是现任教宗方济各,但作为枢机的科伦坡大主教马尔科姆·兰吉特(Malcolm Ranjith)也被提名为候选人,而且其优先度是要高于现任教宗的。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

斯里兰卡的新教徒社区非常之小,仅占总人口的1%。如同天主教那样,新教也是通过殖民主义而在该岛获得立足点的。随着荷兰商人和荷兰政府官员而来到斯里兰卡的,正是在沿海地区展开事工的加尔文教徒和新教徒。

虽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斯里兰卡的加尔文教教徒数量有所下降,但在该岛北部的泰米尔语地区,新教却有了复兴。1813年,美国锡兰事工团(American Ceylon Mission)成立,并在该岛上建立起很多医疗诊所和学校。如贾夫纳学院(Jaffna College)就成立于1872年,它至今仍是一个与美国保持联系的重要新教教育机构。

爆炸案发生地之一的内贡博,我曾在那里进行过研究工作。内贡博的教堂都是美丽的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是全天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不仅每天都有弥撒,天主教教徒也经常燃起蜡烛并向圣徒祷告。在敬拜仪式当中,女性都会佩戴面纱– 这一传统在西方天主教中也是如此,直到20世纪中期。

在内贡博的街道上,沿途的圣母玛利亚神龛是常见景象。它们都有用椰子装饰的拱门,而椰子正是教区节日和游行的常用标志。为了纪念这种天主教文化,内贡博又被称之为“小罗马”。

但是,这个拥有美丽教堂、海滩和泻湖的“小罗马”,它现在也以反基督教的恐怖暴力行为而知名。

原文发于The Conversation并遵循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见此

....

热门资讯